可以是Aeimee與你的對話,也可以是這城市裡的某個他的日記。

吸入城市裡的冷空氣,你試圖回想自己身在何處。十字街頭的交錯,你誤以為人生也是這樣。

我得了一種恐慌症,走在擁擠街頭會不自覺心悶的病。空洞的眼神直視著前方,連自己的心思都看不透,連自己的想法都明白不了。遇見了很多人,發生了很多事情,我還是在這裡,這個城市裡繼續生活著。不懂的人笑我像個神經病,想得太多毀了自己。他們說我只是無病呻吟、庸人自擾,但沒有人知道我還沒完全復原,還沒從心愛的玩偶被搶奪後的那天完全走出來。

故事,寫出來的就是故事,那麼說不出口的那些又叫做什麼?心裡的殘骸,事件過後的傷疤。難過的不是自己有了傷口,而是自己必須要與那個傷口共存,一輩子生活下去。

沒有人可以體會你真正的感受,也不是每個人都在乎。那一句話的重量,一轉身的時間停止,讓我們的故事有了不同的說法。家裡沙發沒換過,因為那是與你坐著看電視時最溫暖的角落。餐桌擺設沒換過,因為我仍想與你的位子對坐。書桌小東西沒整理過,因為每一個都有屬於我們的回憶,一碰就疼。

不想讓朋友擔心,所以自己挑了很多勵志的書,讀了很多文章。看了又哭,哭了又看,有幾個夜晚說多翻騰就多翻騰。這樣的惡行循環,還要持續多久?好不好,其實也要自己說了才算。你刻意麻痺自己,想關閉所有感受,所以選擇更多了工作、選擇把自己累壞,反正也不會有人關心。錯了,你只是得不到你想要的他,的關心而已。

 

慢慢來,不要逼自己那麼快去復原。當全世界的人都在嘲笑你的多情時,你應該對自己好一點。你就照著自己的步伐慢慢去相信就好,慢慢找回自己就好。你可以允許自己繞過你們常去的那個咖啡館,聽到有人點抹茶拿鐵的時候轉頭就走,你也可以允許自己掉幾滴眼淚,麻煩朋友幾回。

你知道怎麼做才是自己最好的,相信我,你一直都知道。

    Aeim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