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怎麼了嗎?」我只記得當下很不希望他說出喜歡這兩個字。

「我」他支支吾吾的沒有給一句完整語句。

後來的幾天,他都嘗試想告訴我些什麼?卻每次都說不出口。

那天晚上,他傳了MSN訊息說喜歡我,說是上網打字比較容易說而我只是倒抽一口氣,苦笑了一下,因為知道自己還沒準備好把自己交出去。其實他很好,要條件有條件,要外表有外表,要內涵有內涵,那為什麼我不要?我,不知道。

當時覺得,感情是不能勉強的,感覺騙不了人。

放置螢幕上的那一行字我以為去洗把臉自己會更清醒。

抱歉,我有喜歡的人了。這樣回,可以嗎?」我靠在浴室牆壁,水蒸氣模糊了我的視線。

所以我一字一句的打著回覆,希望自己聽起來不要太冷血殘忍。

「那我們繼續當回好朋友吧!J」我看著螢幕上的字句..百感交集。

「嗯 J 」我記得自己這樣打,內心卻有了疑問(當時還很不成熟)。

接下來的幾個月,我跟他充滿了尷尬。又或者是說,在情人節的時候,他還特別送我巧克力,但我堅持不收,他卻說「妳不收下我會更難過的!」然後轉身跑走。

朋友跟情人之間的差別是什麼?告白後能不能當作沒事繼續當哥兒們?

最尷尬的是我發現自己喜歡上小T最好的朋友。

那個男生,跟小T完全不同類型,有時候給人很冷的感覺,淺淺的酒窩,笑起來意外的很溫柔。因為他喜歡喝星巴克咖啡,所以我們叫他拿鐵好了。

拿鐵也知道小T喜歡我,更知道小T向我告白後被拒絕這件事。但偶爾我們還是會與一大群朋友一起出去聚會看電影。每次看電影的時候,拿鐵都會有意無意的自動坐到我身邊來,像很要好的朋友一樣天天密我,什麼東西都聊。

......

「她很好嗎?我到底哪裡比她差?我不覺得她有多漂亮!」聽說那個女生當眾跟拿鐵吵。

後來我才知道那個女生是拿鐵的前女友,也是我的朋友…(曾經) 畢竟她在知道拿鐵與我變得很要好後,就抓狂崩潰了。

「妳不要鬧了。」

「誰都可以!就她不行。」

她就是比妳好,她比妳善良多了。」拿鐵當眾丟下這句話,然後那個女生愣在原地..到幾年後的今天仍氣著他。然後從此之後,那個女生就與我形同陌路,看我都用瞪的。

我跟拿鐵,下課花了很多時間在一起,聊天寫功課,甚至會跑畫室。他就坐在旁邊靜靜的看著我完成我的素描,然後適時給予意見,我只記得每當他靠近時自己無法控制的心跳聲。我記得有天下午,我站在落地窗前問他有沒有喜歡的女生,記得我們對看了很久,他說有,但不肯告訴我是誰。不等我反應,他問我為什麼不考慮小T,然後一直跟我說小T有多好,那時候說有多無奈就是有多無奈──怎麼可能說的出口自己喜歡拿鐵。

「你為什麼要一直跟我提小T?」我問他

「因為我們是好兄弟。」拿鐵避開我的眼神,拿起筆幫我的素描畫加深了陰影。

身邊的姐妹說拿鐵喜歡我,我有時候也這麼覺得尤其是那天聚會,在大家都喝了點酒後

「在場的所有女生,你最想追誰?」別人打鬧似的問他,而我則假裝在跟旁邊姐妹聊天,不想正眼看他。 

「她啦。」餘光瞄到他指了指我,可是我仍舊沒有回頭。

在場其他人的起鬨聲還有笑聲掩沒了我的理智,決定私底下說些什麼。

「欸,你覺得我們沒有可能嗎?」也許是酒精起了作用...也許是寂寞簇擁或委屈過頭,我竟玩笑似的問

「可是小T跟我是兄弟欸。」他給了我一個淺笑但這話到底什麼意思?

後來半年,我跟拿鐵還是維持這種三餐問候加無微不至關心的關係,對,反正我也無法多說什麼,或是改變什麼。

記憶就是這樣,關於拿鐵與我的美好,到現在我仍忘不了。那種關係,大概就是別人以為我跟他在交往,自己會無法控制嘴角然後沾沾自喜?

我記得那次自己畫的畫入選可以參展的那天,自己很興奮的抱了他,他笑著把我抱得更緊。然後我也記得那年我生日,他晚上十點拿著要給我的娃娃在我家樓下等我。還有他說要教我溜冰,所以我們牽手溜冰的那個下午。還有那天一群人聚會完十點多了,我說要一個人走去公車站,他說的那句「我不能讓她一個人。」

我決定要問清楚,因為我知道他對其他女孩子不會這樣。

「欸,你是不是喜歡我?」我在MSN上敲他 直接了當的問

「我很喜歡妳啊~怎麼了嗎?」拿鐵的回話我一看就知道,他沒有聽懂我的問題。

我是說,超過朋友的喜歡?」下定了決心才按了傳送鍵

「那是小T吧~哈哈,他一直都很喜歡妳啊!」

「哈哈好啦,我知道啦~欸明天颱風假欸!!」我記得自己急忙轉換話題

啊,原來是我自作多情了。我記得自己看著螢幕苦笑了,然後下線,早早睡了。

我不知道拿鐵有沒有告訴小T這段談話,但從那之後我們三個就很少一起出現了。

「可是我覺得妳應該把妳的心情告訴他。」好姐妹Iris &  Jennis 都這樣堅持

所以,我寫了一封信,並告訴拿鐵說我會放在某某教室的某座位抽屜裡,希望他能去拿。

(當然為了避免別人拿走,我選了個平常下課不會有人的教室,並且在附近確認是拿鐵去拿那封信)

內容基本上就是我對他這一年多的感受。(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勇敢)

然後,我看見熟悉的身影走進教室,是他。

──對,我那時候緊張到爆掉。

只見他走到我指定的座位,拿起米色信封的幾秒後,又放了回去。那瞬間,我的心也沉了下去。

他,沒有打開那封信,只是咬了下唇然後皺了一下眉頭,靠回椅子..默默走出教室,沒有注意到躲在柱子後面的我。

然後我眼睜睜的看他消失在走廊的盡頭,我自己走進教室,拿起信,又苦笑了一次。我看著未拆封的交待及信封上工整的字跡,沒有表情的把它撕成四半,然後丟進垃圾桶──如我對拿鐵的感情一樣。

知道嗎?女孩們。找個愛妳比妳愛他還要多的人。

這樣說來的確是很自私,

但是…唯有這樣,才不會讓自己受傷。

\\

在當下,妳永遠無法知道多年後,我們已經可以一笑置之。

她,一滴眼淚都沒有掉。

她,面無表情撕掉紙條。

他對她的殘忍,沒有疑問。

她知道是時候該放手。該瀟灑離開。

\\

那天我一走出校門,居然連老天爺都掉眼淚..(),是的,滂沱大雨,然後我很該死的沒帶傘。

算了。」就當我想走到雨中自以為來個偶像劇之失戀大崩潰時,一個力氣拉住了我。

「妳瘋了嗎?外面下大雨欸。」是小T。

「噢哈哈~」我看著小T傻笑。

「一起撐吧。」他拿起我手上很重的袋子

沒關係啦,我可以等雨停。」我想要拒絕,因為學校離公車站還有一段距離。

「妳不是星期四晚上都要去補習嗎?會來不及吧,就走吧。」他記得,我的行程。

一路上我跟小T沒有多說什麼,我只是看著那把白色雨傘還有不停落下的一滴滴雨點,想著如何讓自己好好處理這些情緒。走到公車站後,我才發現小T為了不讓我淋雨,把雨傘更靠向我,自己右邊肩膀濕了一大半,然後我只能一直向他道謝

那天之後,我跟拿鐵不再像以前那樣。我們不再天天聊天了,有時候連打招呼都覺得彆扭,我知道自己心都碎了,不懂那我們之前那一年的曖昧算什麼?他大概永遠都不會知道我信上寫了什麼(笑)。總之,我們不過問對方的生活,不做任何超過路人的舉動,不對焦到對方的瞳孔裡..就是怕那最後的一絲防線崩潰。

然後小T也不再提起自己喜歡我這件事情了,我想我們,大概成了過去。

 

< 未完待續... > 

 

    Aeim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