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曾矯情的說過: 旋轉木馬是世界上最殘忍的遊戲,因為他們彼此追逐,中間卻有永恆的距離。

 

你追著他,他追著她,她又追著他。什麼時候才能伸手碰到剛好也想緊握住你的手的人?你對他很好,這點他比誰都清楚。他很喜歡她,你也不是不知道。只是你們之間就是少了那麼一點的化學變化。

 

因為他的一句想要你陪他聊天,所以你放下手邊工作。即使下班了很累了,你還是睡眼惺忪的在電腦螢幕前撐著,害怕自己錯過他的任何一句。

 

日子久了,他身邊的位子依然不曾是妳。而妳,比誰都清楚他正以好朋友的名義佔有著妳的愛情。身邊的姊妹看不下去,所以個個積極介紹異性朋友給妳認識。或許是受夠了飛蛾撲火,妳開始看見除了他以外的風景,並試著跟另一個他約會交往。

 

「只是一想到以後身邊陪你的人不是我,還是會很難過。」 從沒主動聯絡的他突然出現,用溫暖炙熱的眼光這樣對妳說。

你不懂為什麼他可以逃避自己的心意,卻又這樣若無其事地對你說。 也許是慣犯,也許只是片面之詞,妳始終都不會明白,就如他不會理解妳是多麼的費心忘記那些與他“一起”的日子。

有那麼幾次,你又要墜入回憶的深淵,差一點又撥了那個可以倒背如流的號碼。有那麼幾個夜晚,你又想起兩人是怎麼從認識到漸行漸遠,不禁感慨人生。 有那幾個瞬間,你對突如其來的悲傷無力招架。熟識朋友說你們是有緣無份,你只用沉默當作最無奈的辯解。

 

「差一點,我們就在一起了。」 幾年後妳只是以玩笑的口吻說著——那不痛不癢的過去。

其實這些年來妳比誰都清楚,不是嗎?那些…

 

說穿了就是不夠喜歡,何必拿各種客套的好聽話來塘塞。

 

 

    Aeime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